广东画院党组、副院长林蓝谈美育: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 以大爱

时间:2019-05-16 16:13 作者:信阳爱玩棋牌

  在今年8月调任广东画院之前,林蓝一直在广州美术学院的一线教学岗位上,两年前更荣升该学院副院长,成为少有的女性副院长,接着,也被推选为广东省美协少有的女性。多年来,她的身份不停转换,是画家,是教授,更是机构领导,但不管角色如何变换,她始终在为推动广东省乃至国内美育发展作努力。

  广东新快报社与广东省美协、广东省书协共同主办的“翰墨青春 传承岭南——2018广东青少年书画大赛”已经在日前启动,谈及未来美术家在当代所承受的美育责任时,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以大爱之心承美术公益。”

  1971年生于潮州,曾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现为广东画院党组、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林蓝是名门之后,父母亲是著名画家林墉、苏华。但林蓝从小并未在画画上,直接受到父母影响,父母亲开始并没有着意让她学画。而林蓝似乎更喜欢文学,自幼敏于文字的她却曾梦想成为一名作家。不过,大概是书画世家耳濡目染的环境影响,再加上当时她的家毗邻少年宫,她慢慢迷上了绘画,进了少年宫的美术班,受到了著名艺术家李正天的指导。当时已经在广州美术学院任教的李正天,正利用每个星期天的时间,到少年宫上课,这时候他在“试验”着一种新的美术教育方法。李正天回忆称:“我们正在推行一种新的被称之为重在引发的教学法——即不把学生当成概念划一的抽象的人,而是当作互不相同、具有不同潜能不同才智的个体,不应该用固定的模式框架他们,而是创造各种条件引发他们的潜能和才华。我想,这种教学恰好与林墉夫妇的育儿主张相吻合。我看过当时她的很多画,她画画的时候就像在静静地玩耍,她画出了一个少女的钟爱,画出了她的遐想,她的欢乐,她的那颗清纯的心。”

  在李正天眼中,林蓝的画虽然不是林墉、苏华直接教出来的,但如此的家庭背景,却给她的成长提供了最好的土壤。对此,林蓝印证了李正天的评价,她说:“父亲一直很开放,他不管我,给了我非常难得的充分的自由度;他总是把他认为好的东西给我,但从不拿自己的例子做示范。”

  1985年秋天,林蓝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附中,四年的课堂时光,她反复锻炼写实的素描、色彩基础,像海绵一样吸取各方面的知识。课余,林蓝喜欢翻画册,大师们成熟的作品让林蓝产生了很多想像,“由一名无知少年慢慢开始有了一点对美术的自己的看法。”林蓝说。

  从此,林蓝常常拿不大的纸勾下随兴的东西:看完印象派的油画,就学铜版画的用线织出那种光影迷离的效果;对服装设计感兴趣了,就用比亚兹莱的黑白插图样式画时装书中看到的时髦景象……画下学生时代所看到的、所幻想的, 画得繁复密集,有很多的背景氛围和平时深深喜爱的小东西、小玩意。这时画画,像穿衣、行走、夜眠一样,如同个人生活的一部分。

  附中毕业,林蓝顺利升入广州美院国画系,进入传统中国画中去。在中国美术史里,她首先注意到了宋画。比起汉刻的深沉雄大、唐壁画的辉煌灿烂,宋绢画显得精巧而工致。“在制作技术上,宋画是精到的,南宋许多无名氏留下的花鸟小品,先用墨线细勾,色彩层层渲染,花鸟的结构生动,追求真实的细节。在造景意境上,宋画是精到的,宋画的造景布局往往呼应绝妙,情绪中贯穿着空灵与静意,是严谨与诗意的结合。”林蓝说,经过长久年月,画面上的火气隐褪了,现在看到的整体效果更加深邃。其中,宋人李嵩的一篮花让林蓝印象深刻,整张画中间放了一大篮朵朵盛开的百合、芙蓉等杂花,花的脉蕊和篮的经纬都描绘得周密不苟,饱满而端庄。很长一段时间,她把这张画钉在墙上每天看,试着用淡墨细线勾了一批线描,大小为四尺对开,画的是人、花、鸟,在1991年办了第一次个展“林蓝线描展”。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好是西方各种美术风头正劲的时期。在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后,林蓝选择了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攻读装饰艺术系硕士研究生学位,师从袁运甫先生。袁运甫后来评价她:“我觉得好在她不是把这种实践看成是一种简单的方法,而主要是去发现自我,去认真塑造一个更完美的自我,也因此她能持之以恒。艺术上有一种大气的胸怀是非常重要的,这让人觉得博达而不是狭窄,丰富而不是单一。从林蓝走过的学艺之路,似乎也为中国的美术界教育提出了积极的启示。从总体上说,美术教育提倡素质修养,重视功力与实践,尊重个性和自觉,以及潜能的充分发掘,这样才能真正提高美术界教育的人才质量。”

  在北京读书期间,林蓝到江苏织壁毯,到敦煌画壁画,到昌平做玻璃工艺制作,沿长江黄金水道写生,沿黄河丝绸之路采风。行万里路,使林蓝的眼界开阔了许多。南北东西的风物,让她接触到形形色色可用于艺术制作的新的、旧的、综合的材料。其中,偶然接触到一种日本的金纸,这是用类似于和纸、高丽纸性质的半生半熟的纸作面、金箔作底的纸材料,让林蓝打开了另一种创作的局面:“我用金色的纸画了许多张花果、静物。每一张画,从起稿的第一笔铅笔线,从笔纸接触的第一点起,到墨、色、信阳爱玩棋牌粉一层又一层的冲渍痕全部保留在纸面上,把自己所有思想和情绪的流动起伏都记下来,一张画印下自己在这个时间段的点点变化,一张张金色的画联接出自己心绪变化的轨迹。”

  每一幅作品用金纸色调做衬托,用墨的层层晕化显现出物象的肌理,不经意中又凸显了墨色与用笔的艺术技巧,如此的“金版水墨”在广东乃至全国画坛独树一帜。

  近年的林蓝,一步一脚印,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到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从少有的女性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到现任广东画院党组、副院长,她总在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广东画院是1949年以来,最早成立的四画院之一,更是广东美术创作的重镇,林蓝称,“学术立院,公益为先”是广东画院一贯以来的学术宗旨,“我们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要坚定文化自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岭南文化。”谈及美术家在当代所承受的美育责任时,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以大爱之心承美术公益。使我们的创作我们的工作最终达到真正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将尽最大努力投入其中。”